乘鸾来去

忘却心机,了无艳羡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忘却录音:

画一组枪周和萌周。

总之就是超级无敌帅气和超级无敌可爱,被圈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andaMiki:

就是明天了!!!

【聊天体】一场充满直男气息的感情纠葛

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国家队群里的聊天,无cp,一时脑洞,瞎写。


同人圈代入一下荣耀位面,开了一些小玩笑,假装大家都看过同人,没有黑任何cp和角色的意思。


节选同人内容原创瞎写的,没有指代任何真的同人,万一有撞梗,肯定巧合。


“震惊,国家队里爱好最直男的竟然是她……”的一个故事







1.
一叶之秋:靠,为什么女粉丝这么喜欢写让周泽楷把我当成叶修替身啊?!凭什么啊?


2.
一叶之秋撤回了一条消息。


一叶之秋:晕,错屏!


3.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以为撤回有用吗哈哈哈信息量好大老叶的替身哈哈哈你的粉丝有毒吗笑死我了
【截图】


4.
生灵灭:现在的白月光替身梗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吗,之前都还流行王队养成刘小别是因为暗恋黄少天呢。


百花缭乱:汗,小事情你平时到底在看些什么?


5.
王不留行:……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还王杰希喜欢我?南北组是没有未来的!不管王杰希你是不是个好人我都不会喜欢你的!


6.
王不留行:是吗?我看到的怎么是喻队提拔小卢是因为吃醋。



“喻文州你非要这样是吗,”黄少天冷冷地说,“我和于锋之间什么都没有,你想这么多不会累吗?”


喻文州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


“好,好,好!”他大笑起来,笑声里带着苍凉,声音陡然降低,“可是我累了。”


他转身就走。





7.
君莫笑:666666


海无量:666666


沐雨橙风:6666


8.
一开始的主角出现了,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9.
百花缭乱:老叶还喊什么666呢,来说说当人家白月光的感觉怎么样啊?


君莫笑:比当小寡妇的乐儿强。


10.
风城烟雨:看不出来啊,骚操作啊,一个二个到底上论坛看过多少自己的同人啊?


11.
海无量:看过了很多同人,仍然是个单身。*


12.
石不转:同人的推断非常不准确,我认为现实中唐昊和韩队为我大打出手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13.
君莫笑:张新杰你一脸淡定地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海无量:救命,我要笑窒息了。


14.
索克萨尔:我记得叶神的同人也很丰富呢。


索克萨尔:比如让方锐转型气功师是因为对吴雪峰前辈念念不忘……


逢山鬼泣:必有回响。


15.
王不留行:这时候应该是林敬言听了想打人。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上次我还看到一篇孙翔邱非柔妹子修罗场为叶修争风吃醋的。


16.
一叶之秋:神特么又扯到我?!


沐雨橙风:



“孙翔,我警告你,”唐昊皱着眉头,刀锋般的脸上刻着冷硬,“要是还念一点我们的同期情谊……”


他深呼吸,近乎是怒吼地说:“离我的皓远一点!”


“那又怎么样,”孙翔无所谓地笑,挑衅至极,“他心里还不是只有肖时钦。”





17.


唐三打:关我什么事!!!!


一叶之秋:是不是我到哪个队就要和哪个队的正副队搞一下!!!!这些粉丝都在想什么!


18.
逢山鬼泣:还好我同人少。


19.
夜雨声烦:得了吧车干,同人文已经发展到你移情别恋乔一帆了。


20.
海无量:心疼吴女士三秒。


君莫笑:心疼吴女士三秒。


沐雨橙风:心疼吴女士三秒。


21.
一枪穿云:。。。


逢山鬼泣:。。。


22.
王不留行:最后一个男主终于出现了


索克萨尔:采访一下周队有什么感想。


23.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能有什么感谢,他心里肯定在呐喊,在咆哮,在寻找……


百花缭乱:“我的波涛在哪里?”


一枪穿云:别当真……


24.
风城烟雨:你们直男的日常就是上论坛翻同人吗,我对这个世界有点怀疑。


25.
生灵灭:其实我觉得比起abo生子之类的,贵乱已经很好了。


逢山鬼泣:肖队你平时在雷霆究竟过的是怎样的日子???


26.
一叶之秋:



“叶修,”王杰希很疲倦地靠在沙发上,“少抽点烟,对孩子不好,记得要给一帆喝的鲜牛奶要加热到合适的……”


他突然停下,剩下半截话咽了回去。


叶修还是那副古井无波的样子,窗外透进来的光为他笼了一层纱。


“算了,韩文清总是会照顾好你的。”





27.
君莫笑:纵使我被荼毒多年


君莫笑:万万没想到……


王不留行:ooc差评


28.
百花缭乱:怎么回事,我竟然还觉得有点虐


一枪穿云:+1


29.
海无量:你们不觉得这一条是孙翔发的更让人震撼吗?


30.
夜雨声烦:我无言以对。


唐三打:为什么你们不但接受了设定还玩得很开心的样子。


31.
石不转:习惯了就好。


32.
索克萨尔:总比少天被性转的沐橙囚禁play最后还生了郭少好,那真是黑暗的一篇文。


沐雨橙风:……


生灵灭:额不止,还有双鬼克星——扶她ver.的苏队x双鬼,太可怕了。


逢山鬼泣:……


33.
海无量:这一天,我又想起被all周支配的恐惧。


风城烟雨:你们涉猎太广,我已经跟不上了。


34.
王不留行:



一枪穿云狠狠地捏住他的下巴,这张绝美的脸梨花带雨,反而更激起了人的施虐欲。


他在周泽楷的耳边轻声说:“你逃不掉的,master。”





35.
海无量:这么一看,心情平复很多,相比之下我和老林的什么落跑甜心已经算不上什么了,谢谢大家。


百花缭乱:这么一看,心情快乐很多,相比之下我和大孙的什么总裁求欢已经算不上什么了,谢谢大家。


36.
石不转:只有我还想问为什么孙翔是叶修的替身吗?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当然是因为一叶之秋转主,周泽楷看不惯翔翔用暗恋对象的账号卡,百般挑剔,最后却在不经意间发现他的可爱他的坚强,最后爱上他,发现感情的时候他们已经越走越远,追悔莫及啊哈哈哈这个套路翔翔你是不是叫袁湘琴,笑死我了。


37.
君莫笑:按照这个套路,张佳乐对于锋也……


唐三打:按照这个套路,林敬言对林枫也……


海无量:按照这个套路,我对唐昊也……神他妈我对唐昊???


38.
唐三打:……你们烦死了。


39.
风城烟雨:我叹为观止。











*“听过很多道理,仍然过不好这一生。”玩梗来自《后会无期》


没了,也不会有tbc,吃饭的时候开的脑洞,爽雷,改动了一点小细节。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怎样在天团里谈恋爱不被发现【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爱这种体裁

翻车饼:

01.



魔道男团出道一年多,人气一直很高。

门面担当蓝忘机话很少,平时参加活动也都安安静静站在旁边,只有点名问他问题才会回答。他的粉丝多,毒唯也多。

魏无羡和他恰恰相反,很喜欢说话也很爱笑。和队长江澄从小一起长大,不少人在他们刚出道时给他俩拉CP,江澄知道这事以后特别无语,魏无羡在宿舍一边啃西瓜一边说:“我选蓝忘机。”

蓝忘机:“?????”

温宁是主唱,他说话结巴唱歌却很好。每次发言都是让江澄这个队长帮忙。一开始大家以为他走的是这种酷酷拽拽的路线。知道他是个小结巴才发现,原来是可爱的人设。

温宁性格很好,粉丝爱叫他小天使。

魏无羡哈哈大笑:“小天使这个称呼太可怕了。”

江澄问他:“你的魏三岁好到哪里去了吗?”

“是是是,你的江宇直比较好听,你的最好听。”

薛洋私下是个很爱吃甜食的人,和舞台上的感觉有些不一样。宿舍里只要有糖果,一定是他买的。


宿舍里有三间寝室,蓝忘机一个人一间。另外两间房要大一些,薛洋和江澄住一间,温宁和魏无羡住一间。

晚上睡觉前魏无羡在床上揉腿,说今天练舞好累。

温宁说:“我还好。”

魏无羡说:“你是主唱你扭扭屁股就好了又没有什么动作。”

蓝忘机也没什么动作。

“过一阵还要打歌。”魏无羡叹气。

“嗯。”温宁点头。

“蓝忘机话都比你多。”魏无羡倒在床上看匿名论坛。


“天团成员私下关系怎么样?”

魏无羡觉得这个天团肯定是他们。

下面说感觉魏无羡和温宁江澄关系不错,和蓝忘机薛洋不熟。

又有人说别忘了薛洋生日第一个发祝福的就是魏无羡。

还有人说蓝忘机感觉和团里的人关系都不好。

立马有人骂骂咧咧回复这个人,说要抱走蓝忘机。

蓝忘机一米八八,抱得走吗。魏无羡想。


不过他们组合关系确实没有关系特别坏的。

呃……

好像唯一打过架的是他和蓝忘机来着。

也不算打架吧,反正就是他去看蓝忘机写的歌,蓝忘机就不给,两个人在宿舍客厅追来追去最后他把蓝忘机按沙发上了。蓝忘机腿踢到他,他动手捶了蓝忘机肩膀一下。

薛洋回来的时候捂住眼睛站在门口说:“不好意思回来得不是时候。”


有人敲门,魏无羡下床去开,发现是蓝忘机。

他问:“干嘛?”

蓝忘机说:“写了新歌,出来试试。”

温宁问要不要他也来。

蓝忘机说只写了曲,温宁点点头说好。

组合里人人都会点乐器,但蓝忘机和魏无羡比较厉害一点。

魏无羡抱着吉他和蓝忘机在阳台上。

“好听。”魏无羡说。

“谢谢。”蓝忘机说。

“不用谢,夸男朋友是应该的。”魏无羡冲他挑了一下眉。


在一个组合里偷摸着谈恋爱要不被发现真的很难。

魏无羡一度觉得他和蓝忘机去干特工都行。就这演技,就这自控能力,就这职业素养。棒呆!









一本正经地吹叽——瞎扯我对含光君的一点理解

不知道还能说啥了!太太都说到了!!!我爱他们一辈子

云寒丹霄:

含光君是个怎么样的人?高冷,雅正,沉默寡言,实力高强,子弟楷模,仙门名士……平日清冷雅正,醉后却似孩童心性。为人严肃,实际上又不是那么严厉。屡次细读原著,都觉得处处可见汪叽“含光”之处。


 


一、品貌


 


在相貌方面,世人评价他是“举世无双百年难得一遇的美男子”,书中其他地方俊极雅极皮肤白皙肌肉线条流畅可称完美之类的词句也很多,因为冷淡严正,所以在品貌排行上位列第二。


再看实力方面,汪叽应该是从小就是修为出众。雅骚水行渊那段里,蓝大提到是除水祟人手不足,所以回来找汪叽协助。绝勇和羡羡一起斩杀屠戮玄武。后来的共情中,射日之征时期聂大评价说汪叽修为高深。义城一战中一手琴一手剑,迷雾之中轻松从容。灵力枯竭还能对阵族中三十多个长辈。更不用说护着羡羡引开尸群还有最后单手提石像棺材……


除了以上最基本的相貌和实力这两点,最令人心折的大概就是汪叽的人品性格。


少年时碧灵湖除水祟,羡羡问他若是找不到水鬼该如何,少年汪叽的答复执拗刻板,但是正气凛然——“找到为止,职责所在”。云深不知处被烧,他不肯屈服,于是伤了腿。云深被烧,父兄遭难,自身难保。然而当绵绵被点作饵,他毫无惧意地再次向温氏抗争,之后更是舍身从屠戮玄武嘴下推开了羡羡。临危之时平静漠然,面无表情,反倒是羡羡来救之时才“惊愕万分”。汪叽一开始就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


众所周知含光君是逢乱必出,骄矜里羡羡提到,汪叽是自小如此。不是因为羡羡身死才四处夜猎寻找其下落,而是夜猎本就是他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对羡羡的等待和寻觅应该是在这种逢乱必出基础之上。


夜猎一事上,众多世家往往是只管大事,少管闲事小事,有利可图就积极,要担责任便好推诿。义城事了之后,羡羡建议汪叽让应当管辖此处的各世家分担责任,他却答“可以考虑”,可见以往的夜猎,哪怕是自己当了冤大头,他也不曾放在心上。不为名利,不怕凶险,只要有人求助,含光君就一定会去。一来是他修为深厚,夜猎不惧难度,二来他耐性涵养颇佳,不会因事端微小而弃之不顾。从小说开头一直到结局,忘羡二人从重逢到相伴,除却待在云深不知处的时候,多数不是在处理邪祟,就是在去处理邪祟的路上。说含光君是名士,是楷模,半点不掺水分。


 


二、特质


 


作为姑苏蓝氏的典范人物,老古板蓝启仁的得意门生,汪叽毫无疑问是雅正的。


“雅”的地方处处可见。比如他被羡羡撞见了洗澡,看到胸口疤痕,会拢起衣领;羡羡说恶诅痕到了腿根,他会侧头避开不看;莲花坞与江澄冲突以后,他得知了羡羡灵力有异的真相,对着昏迷的羡羡心痛不已,却仍然只是克制地“微不可察地摩挲了一下”。第一次醉酒以后,发现二人衣衫不整,顿时面色雪白,恐怕正是害怕自己冒犯了对方;第二次醉酒被羡羡亲了一口,还会一掌拍晕自己,绝不逾矩;围猎时偷亲了羡羡,到头来还生自己的气,甚至失态砸树;最后二人心意互通了,野战时还会给羡羡道歉……且汪叽与重生归来的羡羡相处,处处可见关怀维护,然而又不显露丝毫过分的情绪,以至于羡羡知晓他的心意,还是通过旁人之口。这也是含光君极为可贵的雅正特质的体现,他不知羡羡记忆有损,只当自己早已被人拒绝,因此收敛情意,不露声色,一心全力护持,不肯让自己的心意再给对方造成丝毫困扰。


他自小注重仪态,长大更是端方。番外里那些表现看似不成体统,实际上是道侣之间三拜拜过,不当为外人道。


至于“正”,更加不必多说。除了逢乱必出,不争口舌之快,不背后语人是非,他在天下人称道夷陵老祖射日有功时,坚持苦劝羡羡放弃鬼道,一遍又一遍地反对他挖坟纵鬼。后来人人都说魏无羡目中无人,他却敢说上一句“他说的不对吗”。羡羡还点出过汪叽不是不能面对现实的人,如果“雾面人”是至亲之人,也绝不会回避否认,半点也不双标。


汪叽其实还是个相当敏锐的人,虽然他“未知全貌,不予置评”的态度让他鲜少表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个没有想法的可有可无的存在。受困玄武洞中时,是他率先回头,提到“潭有枫叶”,找出了一条生路。之后推断出凶兽是屠戮玄武的,也是他。老祖羡归来之前,是汪叽辨认出符咒出自一人之手,并很快了解其效用。待到金丹之事被揭露,温宁一问方知,他早就觉察到了羡羡灵力有异。甚至穷奇道一事之前,汪叽就不止一次提醒过羡羡,失控的可能。后来观音庙里,汪叽喝令苏涉转身,揭出千疮百孔咒真相。金凌被挟持,在金光瑶失神慌乱、众人紧张不安之际,还是他看准时机出手,保住了金凌的性命。


后来羡羡在金鳞台共情聂大,对蓝大说到金光瑶是最大嫌疑人时,汪叽表示了赞同。彼时蓝大认为仅仅是因为汪叽信任偏爱羡羡所以赞同他,实际上是一个误解。话题疑点在于金光瑶无暇分神去挖坟取尸,汪叽指出“他不必本人去”,且羡羡问他金光瑶反应如何时,他答的是“天衣无缝”,由此可见汪叽对于金光瑶是有怀疑之心的。至于为什么会对名声不错的敛芳尊不信任,我觉得可能根源在于羡羡为温氏妇孺出头后,汪叽质问过一句“他说得不对吗?”,当时金光瑶的回答,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他不是一个会坚守正道的人。而汪叽带羡羡去金鳞台时,秦愫也有提到汪叽多年不曾来金鳞台,除了长期在外夜猎,恐怕也有对金光瑶、金光善不佳印象的原因。由这两处可以推断,汪叽的在聂大疑案中的立场,不是出于对羡羡的盲信,而是出于对羡羡和金光瑶两人的认识以及个人的判断。


再有后来乱葬岗上与羡羡问答应和,进而指出苏涉的可疑之处,又及之后羡羡说出对聂怀桑的推测时,汪叽的配合。这两处汪叽说的话都并非是单纯的附和,“正是如此”、“金光瑶的杀心”……显然,汪叽与羡羡一样是心中有数的。


除却对羡羡的关怀体贴,汪叽于后辈而言也的确是个相当可靠的前辈。一众小辈对含光君又敬又怕,蓝家的小辈更是对他崇拜不已。当这些小辈违了规矩,总要小心翼翼地偷看他几眼,生怕受到训诫。但大梵山夜猎,汪叽却让他们“尽力而为,不可逞强。”;景仪气愤不过,汪叽也没有苛责他“背后语人是非”;义城之中迷雾浓重,汪叽将对手引开,避免误伤;羡羡对思追说“别害怕”时,思追说“前辈你和含光君真像”;知道阿箐等人经历后,小辈们悲伤不已,甚至大哭失态,汪叽没有制止;后来一群小辈去别人家门口烧纸钱,汪叽若是亲自阻止,小辈们即使不解其意,也必然会战战兢兢乖乖听从,但他让羡羡去阻止,自己却未出面,小辈们受羡羡提醒,再被屋主训斥,顺利认识了自己的错误。这些正是对小辈的体谅。


另外,小辈之中,思追看似是与蓝大哥更为相似,实际上却是如含光君一般正直无畏、机敏温和,的确是汪叽亲自教导出来的优秀弟子。


 


三、忘羡


 


醉酒叽的表现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因为他的一切举动都“诚实坦率”。平日里许多话恐怕是问了也不说,醉时对羡羡几乎有问必答。清醒时酸得能蘸饺子了,也只不过望着羡羡与女子谈笑,默默碾碾脚边的石头;醉酒后对着温宁抬脚就踹,还背过身挡人视线。清醒时对不喜的人、事、话语,最多不过漠然以对;醉酒后一心只剩了羡羡,还只听自己想听的话。清醒时彬彬有礼,仪态端方;醉酒后豪放直白,行为如孩童般有趣。坦诚直率的醉酒叽,的确极大推动了忘羡关系的发展。


羡羡作为“命定之人”,是汪叽成长中极为关键的一部分。桀骜那一章里提到,汪叽的日常就是夜猎、看书、打坐、写字、弹琴、修炼,话也不怎么说。但从羡羡到云深求学以后,沉闷一次次被打破。


古人互相称呼多半是喊字,除了长辈上级喊名,其他时候直呼其名往往是态度不善不敬。羡羡为了引小古板的注意,喊了一声“蓝湛”,还不在意地告诉他若是不高兴可以喊回来。结果既雅且正的小古板后来竟真的一直喊他“魏婴”,所以后来连温情都疑惑二人关系。


“蓝湛”这个叫法除了羡羡,只有少年时的聂怀桑介绍他时提到过,但从聂二的态度来看,当面喊蓝湛他应该不敢,而且他后来也的确是喊的“含光君”。


喊过“魏婴”的人相对多一些,除了汪叽,还有一众路人修士、蓝启仁、温情、金凌、聂明玦、虞夫人、王灵娇、温晁、金光善和金夫人。


因为亲近而互相直呼名字的,只有忘羡二人。


少年时汪叽对羡羡可以说是有些凶巴巴的毫不留情,最开始全然一副刻板掌罚者对待头号顽劣同窗的态度。沉闷不爱说话的汪叽屡次被逗引得情绪激动,常年句号结尾的人不知道爆出了多少句感叹号结尾的话x甚至被迫违规领罚。玉兰树后的目光,最后一日抄书时蜷起的手指,面对水行渊时的援手,藏书阁窗边的注视,罚跪挖蚂蚁洞时的询问……无处不显示出,明俊轻狂的少年羡羡,勾住了小古板相当一部分注意力。


少年汪叽几乎是连聊天都不怎么会的,玄武洞里难得开了尊口同羡羡说话,起头的话题却是作息,随后又很快一板一眼地接上不近人情的“不检点,恶习”,还态度坚决地提出“要改”。射日之征以后,对着修习鬼道的羡羡,也是一次又一次执拗又坚决地提出“鬼道损身,损心性”,旁人所见的夷陵老祖修习鬼道带来的威风、名气、利益,都不在他眼里,一切敌对似的争执,多是在为羡羡个人着想。他本是看到了羡羡心性的隐患,可惜态度措辞令人误解。后来的含光君没认出重生羡时,也是以礼相待,认出后对着那些鬼道手法也不曾指责,开篇的蓝家小辈甚至是用着召阴旗夜猎的,可见对于鬼道本身,含光君态度颇为变通,他的关注点只是羡羡的心性罢了。


百凤山围猎时,聂大也是独揽一半猎物,却只有羡羡被人责难,金子勋一句“家仆之子”道破了众人的心思,当时汪叽目光一凝,不知是不是觉察到了世人对羡羡态度的变化。金鳞台上,众人颠倒黑白,汪叽道出实情,却被轻易敷衍带过。后来汪叽也依旧如实辩驳,漠然听过风言风语,独对绵绵致礼。他将夷陵老祖由“善”转“恶”的过程看在眼里,为兄长那句“心性大变”的评语而痛心,只可惜每次对着羡羡,他的劝诫如少时一般强硬直接,都不曾起效。


从百凤山的偷吻,到不夜天的救援,再到对三十三位同族长辈的拔剑相向,含光君这条“歧路”似乎越走越远。偷吻之后大发雷霆,是气愤于自己不能自控、趁虚而入;不夜天毅然相救,已然抛弃声名,忘却生死;与长辈相抗,更是彻底打破了过往循规蹈矩的枷锁。哪怕一切回应不过是一个“滚”字,也不曾有半点委屈哀怨。


这一方面固然是他一往情深心甘情愿,另一方面,他断不清此事对错,也并未多在对错上纠结,只是执拗地希望与羡羡一道承担后果。


确保羡羡安全后,他仍然恪守着原则,有过必罚,三十三道戒鞭,一道不差。后来领了思追上山,即便无人再来责难,他也自己跪了一天一夜。


此处多提几句,汪叽对正道的坚持应当存在一定改变,他听到金子勋的一句“家仆之子”,又见了后来金光瑶似乎无可奈何的一句“但就是因为对,所以才不能当面说”,再到金光善授意下,众人皆言夷陵老祖不识好歹,绵绵一个家仆出身仗义执言,却被旁人言辞攻击,最后羡羡千夫所指,二人迫不得已交上手。他所见到的所谓正道,便是如此一步步“惩奸除恶”的。羡羡说过“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汪叽的表现,大抵如此。虽然对长辈不敬,他愿将代价尽数收下,而他的选择,并无半点悔憾犹疑,“没什么好解释的,就是这样。”断不清对错,所以是非也罢,后果都一起担着,得失不论,不必论。逢乱必出也好,金鳞台上众目睽睽之下护着羡羡杀出去也罢,毁誉由人。


十三年之后,当初那个只会说“不”的人变了许多,虽然还是很闷,还是过去那样的少言寡语,但每句话都变得极有意思。


重生的羡羡装疯卖傻,试图通过假意说喜欢他来膈应他,然而雅正端方的含光君却半句不甘的责问也没有,回应道:“这可是你说的”;待到羡羡问起如何被认出的问题,也不是单调地避而不答,一句“想知道?”吊人胃口,再接一句“你自己告诉我的。”引人好奇,最后一句干脆的“自己想。”收住话题,让羡羡深感重生以后与汪叽相处是处处落在下风。


不仅如此,几乎是羡羡只要说了话,他必然有所回应,朝露一章里“似乎没什么可说的,还是‘嗯’”,羡羡一说“嗯什么嗯”,他便极为配合地问了“那要如何打听?”;草木一章,羡羡感叹 “风水真差。”他不“嗯”了,应了一句“山穷水恶。”;迷雾之中羡羡关切地询问他是否受伤,他不是规规矩矩地答“没有”或是“否”,而是似有些傲然地应了句“怎可能。”;最终观音庙事了,羡羡同他讲思思的往事,起头说了句“蓝湛,你知道吗。……”他竟极为老实地回了个“不知道”;羡羡向他讨饶,他笑说“天天就是天天”,像是孩子气的撒娇,不允心上人耍赖;见过了“绵绵”,还面上淡然地说“请把抹额还给我,魏远道”,除却这个醋味十足的“远道”,还特意说了个看似疏离的“请”字表达不满,带着几分滑稽可爱;在云深里羡羡提到违规,汪叽脱口便说“没事。犯了也……”随后自己也觉得不妥而偏头,又无辜似的掩盖过去。


或许是十多年来心底积压了许多话,所以重逢之后,只要对方开口,他总愿意接下话茬。


汪叽虽然寡言,但是温柔细腻的细节随处可见。总在纠错的少年汪叽容忍了玄武洞里羡羡的粗口,还偷偷让他枕了自己的腿;乱葬岗上羡羡被温情拍出瘀血,汪叽脸色一白把人接住;金鳞台上纸人羡回来后,在他脸上抖了一阵,他才轻轻拈下;藏书阁翻找邪曲,羡羡一歇他就拿过了剩下的书册;羡羡激动时震倒了烛台,他也是立刻抬手扶正;羡羡与蓝大谈话结束,他贴心地取了酒来;再去乱葬岗途中羡羡微感疲倦口渴,汪叽就在农舍停下歇息;引开尸群之后,汪叽周身浴血,独独手上羡羡袖子撕成的绷带完好无损;去往云梦的船上,小辈不习惯含光君满脸血污,他却只记得先给羡羡擦脸;莲花坞里与江澄争执,他按剑防备,羡羡一有变故立刻撤身,毫不在意自己会被伤到;在客栈里修整,让羡羡睡够了养好精神;羡羡通过共情了解金光瑶生母旧事,睁眼后汪叽第一个问他“如何”……


含光君也好,小汪叽也罢,都总是在执拗地等待。不论是否懂得了生死的含义,他都在那扇门前沉默地等待着。所幸最后含光君苦守那么多年以后,终于修成正果。

ChilemeI:

发光体


2P:打了一仗

……

……这……也不清楚开屏TAG打对没……

提前预热老叶生快^D^

哇靠啊这个棒

尘朿朿:

约稿的双兰

他们真好吃

然后头像稿近期看心情约啦,等暑假有空再来找我约吧~

【邦信】薄情寡义。

Louis:

我之韩信,不自称为信,只称臣。
我唤其韩卿,不唤重言,因为你有名无字,卑微之身并无人冠字。
你我二人相差二十五个春秋,我与你,乃长辈,乃汉王,乃皇帝,不说雏儿,不谈风月,只有君臣,莫要逾越。
刘季之名乃我功成名就之后抛弃的过往,你叫我刘季,叫阿季,叫季,我既不会高兴,也不会觉得亲切,我只想叫来下人,架着这种韩信拖下去乱棍打死。
你是个什么东西?刘季之名岂是尔等能唤?


我此人平生重于心机且睚眦必报,不看经纶圣贤书,不练拳脚真功夫,只有识人之能,知你韩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未及而立之年便战功赫赫,忠与不忠无足轻重,刘氏江山既定,权威高于天,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于公,除功高震主之人乃为君之本,君位岂容他人觊觎;于私,韩卿之能我等心知肚明,苟延残喘之际留不下你这风华之龄,先我一步下黄泉,奈何桥上等一年。
不谈负与不负,可笑且矫情。
君臣之道摸不明白,乃韩卿之过,子房与萧何已悟,没道理你韩信不知。


吕雉于我乃大汉开国之后,我喜她,敬她,愧她,怕她,糟糠之妻陪伴余生,谅她人老珠黄红颜不再也理应是你行跪拜大礼之国母,怨与恨就好好的烂在肚子里,大吼大叫说着你的不甘与愤恨,我既不会听也不会为之动容,只想请你吃我的大宝剑。


没有三不杀,也没有五不杀,我许你荣华富贵,许你拜将封侯,但从不许你我之间有超出君臣之情的请求。
我爱美酒,爱女人,爱钱财,爱权势,唯独没爱过你淮阴侯,汉朝男风盛行,或许有那么一分暧昧,却只道此情萍水相逢,分道扬镳。
韩卿何来自信觉得情爱与我来讲更重于江山社稷?


我知你此生未尝一败。
我知你天生不为常人。


你鲜衣怒马踏破江河,一杆长枪势不可挡无人能敌,驰骋疆场纵情山河。
我知你好,知你很好。


我要九州大地尽收眼底,你给我天下。
我要皇权之侧无人可胁,我赐你死罪。


兔死狗烹。
我不负你。


———
看了很多邦信相关的同人,有些地方真的看的很尴尬,比如刘邦叫韩信雏儿,韩信叫刘邦阿季,然后吕雉宛如恶毒女配之类的。
二设就算了,历史背景就真的太尴尬了,所以找到以前随笔写的搬过来。